烛桦—家有傻坨坨

唐门是最好的门派,我爱炮哥一辈子

(备香)你我之间

·BE
·机甲梗玩不坏
·ooc慎入
·文笔渣成狗

  孙尚香再也不是以前的孙尚香了。
  她的全身被墨绿色的机甲包裹,声音冰冷而机械,再也不记得任何人。
  刘备颤抖着将她拥入怀中。
  “香香……你又在和我们开玩笑了。”
  “香香,你是不会忘记我的,对不对?”
  “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,我有一个惊喜要给你喔。”
  “我知道你和平常的女孩子不一样,你不喜欢女红,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,所以我就请了墨子大师给你制作了一架独一无二的弩炮,我特地在侧面有刻下你和我的名字呢。”
  “你知道吗,刘禅他呀,可想你了,在你出去的这段时间,天天吵着说要找你,怎么拦都拦不住,还好你现在回来了。”
  “香香,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你说,别闹了,快和我回家吧。”
  ……
  很熟悉。
  少女这样想着。
  但终究只是熟悉罢了。
  举起弩炮,黑洞洞的炮口贴着男人的腹部。
  少女按下了扳手。
  “确认目标,死亡。”
  为什么,心会痛……

《命运》(二)

·依旧文笔渣请慎入
·私设ooc严重[瘫]
·短篇,应该不会太长

  晴明大人带我出了门。
  御魂塔,死气沉沉的,它将无数的妖怪囚禁其中,让他们进行无休止的厮杀。妖怪即使是死了,在第二人进入塔内又被再次被复活,就此循环着。
  真是可悲,连真正的死亡都变成了一种奢侈。
  对面的妖怪神情呆滞,就像被操纵的木偶一样,机械的对我们攻击,即使死了,眼神也无一丝一毫的波动。
  早就麻木了吧。
  这也是你们的命运呢。
  在我干脆利落的将对面的桃花妖杀了之后,身旁小幅度的颤抖让我不得不感到烦躁。
  真是讨厌啊……弱肉强食,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?
  还是说,你看到了你以后的惨样了呢?
  八岐大蛇的攻势很猛烈,倒不如说是对自身的命运感到不公而产生的愤怒与不屈。
  自寻死路……
  眼神暗了暗,蓄力下一次的攻击。
  猛的冲了上去,利爪狠狠地刺进了八岐大蛇的蛇身,温热的血液喷在我的脸上,我伸出舌头舔了舔,感到更加的狂躁起来。
  蛇痛苦的扭动了几下,很快便软软的趴在了地上,我不禁感到有些无趣。
  呐,
  我渴望战斗
  我渴望鲜血
  我渴望……死亡
  晴明大人。
 

 
 
 
 
 

《命运》(一)

·吸血姬视觉
·晴明画风日常不对
·晴明迷妹慎入
·ooc、私设属于我

  我是吸血姬,晴明大人的第三个sr式神。
  我知道的,我的内心还是对那所谓的温暖犹有依恋,所以,在我第一眼看见晴明大人时,看见他嘴角噙笑,我不禁的感到高兴。
  毕竟,已经很久没有人对我这么笑了。
  对一个,以他们血液为食的吸血鬼笑。
  随后,我就日渐发现了,桃花妖对晴明大人的那份恐惧与敬畏。
  我本是不理解,直到那一天晚上,晴明大人领着几个小妖来到我面前,我才明白,眼前这个阴阳师,远没有想象中的温和。
  “吃了他们,吸血姬。”他用温和的声音对我下达着残酷命令。
  我答应了,其实我本来就没有理由拒绝,不是么?不管从任何一个方面。
  在他们的尖叫与哀嚎中,我将他们的身体活生生的撕成两半,用尖利的牙齿啃食他们的血肉,连血带肉的,一点一点吞进去。
  血漫了一地,在我的衣服上溅起了一朵朵美丽的血花,也沾湿了晴明大人的鞋子。
  “啧。”他皱皱眉,看了看我,转身离去。
  低头看着地面,我对之前所期盼的温暖彻底放弃。
  呵,罢了,本就不适合我,也不属于我。
  半晌,我来到了那棵樱花树下。
  我没去看桃花妖惊慌的眼神,径直坐下。
  噢,桃花妖。
  我突然想知道,那温柔的、美丽的桃花妖,再被逼迫着吃下那些小妖时,该是怎样的一种绝望?
  我突然笑了起来。
  那一定很有趣吧。

初次写文,文笔差请多多见谅qaq
真的好喜欢吸血姬所以就写了虽然最后是BE(……)

安琪拉:“香香姐姐我的辫子盖着舒服吗?”
孙尚香:“柔软适中!”

吃烤鲲么?[今天也要努力微笑啊庄周]